夏沫

低水平写作爱好者——迷茫的学生党

你本不欠世界多少


窗外是阴雨连绵的天,窗内是愁眉不展的脸。

荧光的屏幕看得眼睛疲累不堪,消息如洪水般倾泻,也不想回复只言片语。就这样锁上手机,倦怠地躺在床上,心中也止不住地絮烦。

静谧的夜晚,不想入睡。气氛总是压抑得可怕,似乎临近死亡。有时,是真的疯狂,仿佛敌视一切,脾气也无端得火爆。

心痛得不能呼吸。

渐渐得开始喜欢安静,人群前不愿多言,且厌恶这种嘈杂。永远想只身一人隐藏起来,找个角落,就当作灵魂的归宿。就像是拘禁在漆黑不见五指的屋里,才有了被束缚的自由,才有了被压抑的快感。

并非喜欢上孤独,不过受够了失望。

希望兼顾好每一个人,都不会沮丧。但,无非白日做梦,异想天开。只得进退维谷时,唏嘘着退出。

好事理应摆出来分享,而心酸心痛,藏着掖着,憋着忍着,就总会过的。

为什么总折磨自己?你本可以放下一切,不必殚精竭虑地使人人安好。

把自己看重些,多为自己着想。

挤出丁点闲暇时光,闭上眼凝望深黑色的光。耳畔回响,黑夜低声抽泣的声音,缓缓入睡,这才是应有的风光。把心轻轻捧出来吧,用清泪濯洗,褪去了重负,它其实轻盈也透明。

清晨醒来,慵懒地躺在床上迎着阳光,看碧空上悠然的云朵,裹着一抹缤纷的七彩霞光,那雨后绚烂的彩虹。悠然自得,心旷神怡。

做人呢,开心最重要。

你本不欠世界多少。

看清了,水面倒映出的自己真实的模样


       他仰头躺在草地上,手指无情地将花瓣捻得细碎,双瞳凝望着夜空,辨不清是空洞还是深邃。他困惑着,天上的星星那么多,地上的人儿为什么只有他一个。没有人回答。

       自从他能忆起的一刻,他便一个人。没有家,便四海为家。但流浪那么久,却找不到一个朋友,就如同与世隔绝。

       他从未见过哪里的喧闹繁华,哪里的熙熙攘攘;取而代之的只有路边野菊的芳香和枝头鸟儿的吟唱。他快活得可以与鸟为伴,却孤独到只能如此。

       一方靛蓝的天空渐渐染上白渍,打断了他的沉思。随波逐流吧,他想。随后抖落下衣衫上的灰尘,扶起身,向光明走去。

       草尖上捎带着露水,湿漉漉的,触碰着,很清爽。他蹲下去嗅闻那自然的味道,沁人心脾。这又令他陶醉,他开始觉得美好。

       短暂的行路之后,一座巍峨的山便伫立在眼前,遮住了日光。他看到顶峰之上,有遍地的金辉,有漫天的白纱……他开始攀登。当那轮红日当顶的时候,他同样登上了顶峰。他的双手举过头顶,在触碰太阳。

       他与自然为伴,换句话说,自然是他唯一的朋友。

       这孤单却不单调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不久后的一天--------

       那天他来到了海边。

       海面如此广阔,海风如此凉爽,海水如此蔚蓝。他站在海边,浪花奔腾到海岸,拍打着他的双脚。

       啧,流浪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到海边。

       他望着海面,却霎时间发现海面上漂浮的小船。这令他惊喜,他向船挥手,呼喊--------他上了船,船载着他驶到海的对岸。

        眼前的光景俨然就是一座村庄!

        他成为了村庄里的一位居民。村庄里有很多的居民,有很多的房屋,有很多的街道。他的生活开始喧闹繁华,他的世界开始熙熙攘攘。

        但,一切都更多了,一切也更繁琐。可悲的是,他并没有克服孤独,反而愈加疲惫。同伴仿佛只是摆设,交往仿佛只是虚幻。同别人一起带给他的更多是烦扰。

       他再次来到海边,用石子抛出不大的涟漪,水面仍归于平静,倒映出的,只有他自己的身影。他懂了。不知何时,他似乎已习惯了孤独,也可能他并不孤独。

       第二天,村庄重新空出一个房子,仿佛崭新一样。

       而他,披着那抹熟悉的晨曦,再次走向远方。

不过一场梦

『这世界可以让你失去一切,却不能让你再回到从前』

       简靠在藤椅上,怀中抱着一颗暗红的心。阳光洒在脸上,很亮很闪,然而在他看来,只是暗淡。

       他如此失落,已有很长时间。

       曾经,山崖下的湖畔,密林遍布河岸,斑驳树影散落在瓦片上。阳光透过正方的窗,金灿灿的,让简觉得,很刺眼。

       他是一个简单的布偶,思维也是。

       简只有一颗鲜红的心,他抱着,从不愿放下。那是他最重要的东西,在遇到她之前。

       每天,简能做的事就是发呆和散步,一切行为都漫无目的。他自由而孤独。

       直到那天,简遇到了她——

       简在林子里,看到了她,靠在树下哭。她从哪里来?又为什么哭?简不知道,只是感觉自己心动了,而且要去安慰她。

       她和简说,她的心是空的,体会不到开心的感觉。她不会笑,没有人同情她,更没有谁愿意和她在一起。她无家可归。
  
       简走到她身旁,而又不知所措。她一直哭,简也开始伤心。想了很久,简说,我把心给你吧。她仰头,看着简,简也看着她。看了很久,泪便干了。她说,好。

      后来她来到了简的家。

      他们一起到林子里采蘑菇、摘果子;一起到小河旁玩水;一起在小屋旁种上了花;一起在树荫下编好一个藤椅,挂在树下。他们一起坐在藤椅上,白天就看云朵,晚上就数星星。阳光千丝万缕,裹住他们,暖暖的,好舒服。简好喜欢这种生活,安然而快乐。

       简终于学会了快乐,也丢弃了以前那份孤独。她比心重要,简这样想。

       她还抱着简的心,告诉简,她好喜欢好开心。但她知道,她没有心,是不能开心的。

       好景不长。某一天,简忽然发现她的脸有些苍白,她不再像以前那么快乐。简开始担心。

       再到后来,她只是躺在床上,简站在她身旁。她对简说,好困。简好不安,却只能在床边看着,看她渐渐睡去。他无能为力。

       她闭上眼,就再没有醒来。

       简无比伤心,他捡起从她手中滑落在地上的他的心,抱在怀里……

       昔日的快乐已经褪色,唯独留下了失落和伤心。往常的一幕幕在脑海中播映,简再也无法忍受这世界。

       他走进屋子,最后抚摸了一下她的脸。他将那颗心埋入土中,然后缓缓躺下,躺在彼岸花之间。

       〔我来陪你了……〕

『总是惊喜地得到,又更加痛苦地失去。到最后一无所有,却泪如泉滴』

空白页

纸上,跃动的笔尖
点染出道道墨痕
细碎且分散
勾勒着
平静又冷淡
那或许是你的脸

不,不是
终归不会看到
旧日的欢颜
再撕,再折
丢弃得很远很远

指腹摩挲着
画本的空白页
晶亮的泪
模糊了双眼
神色愈加黯淡

记忆里的你
似乎还会笑
只是仓促且勉强
仅一瞬之间

一切总要改变
无法追回
心中的旧忆
早已残破不堪
也只得面对
生命的空白页
无限叹惋
无限泫然

流光世界

蓝天包裹云霞
映出蝶的剪影
纷飞着,交织着
一朵迎光绽笑的花

屋顶枣色的砖瓦
两只轻歌曼舞的鸟儿
洁白的羽翼
接受着暖阳的恩惠
反射出熠熠的光华

檐下洒满阳光的草地上
猫儿慵懒地躺着
春风轻抚毛发
它伸了伸爪

屋宅的门轻轻推开
有位倚着拐杖的老人
饰着白了鬓角的发
皱纹与笑颜共拥的双颊
仍然那么美丽
那么惬意
仿佛再次看到年少时
那朵永不凋零的花

请接受,我的心意

『喜欢,不是交易』

你说,你接受不起
这份馈礼——
付出太少,代价太低
但,这只是赠与。

可能,以后的彼此
关系会淡漠
记忆会褪去,
从此不再顾及;
面对渐渐朦胧的背影
淋着坠落的浑浊的雨滴
站在已经坍塌的遗迹
承受着泪的洗礼。

这一层层的云翳,
仍不够
让我鼓起面对废墟的勇气。

我仍喜欢你
关心是因为在意。
这并无不妥
因为这不是交易,
砝码与感情永远无法类比。

请接受,我的心意。
如果,仍要我放弃,
对不起
我无能为力。

小随笔

无论多么不舍,
我们终将挥手分离

心中充溢愁绪,
连道出的再见也那么苍白无力

曾经无忧无虑,
而如今却孤意相离

每个人的身影,
在各自的余光中逐渐远去

即使白驹过隙,
也无法带走脑海中存在你的记忆

你那抹纯真的笑容,
就种在我心底,
甘之如饴

你的背影,
挥之不去